>>回首页>>党员风采>>正文              简繁转换:[big5][打印]

第三任党委书记

想写写上海党员的光辉形象,但是我题目想不出来了。我身边的共产党员?一位好干部?一位拾皮夹子的书记,太严肃了不是我的风格,太调侃了也不严肃,我不知如何是好。我讲的拾皮夹子,也是上海闲话的一句俚语,即天下掉了个大馅饼给拾到了。

这次我们单位的党委书记在建党八十周年被评上部级局级优秀党务先进工作者,觉得其真的名副其实,真的是应该的。他的当上党委书记纯属偶然,天上掉下的馅饼给他吃上了,原由是是因为我们单位前二任的党委书记一个个的落马。

第一个党委书记本来群众基础还可以,不过与上级的关系也可以,人也聪明,手段用尽,把农村的妻子搞到了上海,进了厂,把孩子搞到了国外,不过也进了监狱,把自己一个什么文凭也没有的普通干部一步步的在九十年代初走上领导岗位,担任了几千人的大中型企业的单位行政党务一把抓的一把手,可是到了一定地位就有些澎涨了,专横拔扈,成天想着整人打击报复,自己还不依身作则,专谋私利,结果众怒难犯,到最后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走不出来了,一出来群众就堵在门口骂他,只得流着眼泪走人了。

第二个党委书记是位跨世纪干部,大学文凭本来是付职,顺理成章的升为正职,可是那位领导也不动好脑筋,成天想着怎么给自己搜刮财产,还天天喝酒,人称“酒大代表”把自己搞的醉汹汹,”群众眼睛是雪亮的,结果在党委换届时在全体党员大会上投票选举把他给选下来了,开会那天他可真可怜,本来大家也心知肚明,认为走选举之路对他并不利,可他刚痹自用,硬要选举,要给参加大会的上级看看,还自个让人去买了个几百响的个大炮竹,准备会议其间放的,选票唱票结果出来,这位书记的票数未达参加会议人数一半,选票结果刚出来,那里炮竹就被人放响起来了,真应了买了炮竹帮人家放的俗语,大会的主席台上,这位前任书记呆若木鸡。

于是本来不是人选的纪委书记走马上任的成为了第三个党委书记,也是一位老三届吧,去过农村插过队,调上来以后,是干铲煤铲的工作,平时喜欢一点美术,出出黑板报,会拉拉手风琴,是单位文艺小分队的积级分子,后来工作好成天被评上先进,就离开一线,到总务去工作,后来考上了大学,读书回来进了机关办公室。面从心生,心底善良的他从来就是一张笑脸,也不发什么火,但是工作却是异常的出色,有时为了工作,把自己累了病了,二次发肝炎...

有次他妻子病了,大伙去看望,妻子一个人在家落眼泪,妻子是位美丽的医生,正家里打点滴,我们说,他也应回来照顾的呀,妻子抹着眼泪委曲的说,我都病了几天了,家里的事也没人管,他还说我一点也不满足,只叫了个人来给我打点滴,还说我是享受处级待遇,在家里打点滴....把我们都说的笑了起来,那个时期的工作真的是很忙,好象上级要来检查。

他可不是一个不回家的男人,除了单位开会有事,也不大参加什么应酬,平时你只要找他,他都会在家里,群众要找他就上他的家里,他有一套音响,不满意,送给别人了,又换了一套,因为他酷爱音乐,平时喜欢自个欣赏。他的手机从来不开,要么外出开会或单位有什么事了,平时打他,总是关机。

当然团员青年们、机关大伙唱歌舞会卡拉QK他必定是参加,他是一个唱歌好手,那一曲雪城里的“心中的太阳”唱的回肠荡气,我们都要给他开玩笑,哪个是你的天上的太阳、哪个是你的水中的月亮,三步四步他也跳的蛮潇洒,他长的一表人村,身高一米八十,蛮轩昂的,有点像陈良宇。他说,其实我们男人也要好看,但是这种好看是给熟人看的,在外面马路上西装领带穿的再漂亮也没人认识你,有什么劲,说的也是人话。蛮真实的,大伙总是说书记好帅呀,他听了也笑迷迷、美滋滋的。人们总是会埋怨生活中的不公,他总是说,努力吧,生活总会有希望,我也不过是个机遇好呀...

有次妻子不在家,他病了有同事去帮他做了些事,他很愁的问我们,怎么谢人家,我们笑了,那你平时工作上多关照人家不就得了,人家不就是度这个吗,还要你用物质去谢?还有次大伙在一起聊天,有个人说下面的一个职工,说他门槛好紧,与书记的关系非同一般,送咸菜给书记吃,我听了好笑,那是他的师付呀,当年一起工作,也未得什么好处,只是每年送点家乡的小菜给书记吃吃。

工作上,无论行政的党务的还是工会的,他都尽心尽职,投入自己的心思,而不是像前两任领导,成天拉帮结派,勾心斗角。他想方设法的为企业增加效益,为群众谋利益,走门串户、扩大经营,打开各种局面,以他的柔去克钢,好多不能办的事竟也给他办到了,可是他的朋友们却一点好处也得不到,都要骂他。

逢年过节,人家忙着是找借口,拉关系,攀颜附势,走门串户的好机会,他只是到一些退休的病残的职工家里去访问,或把过去的班组同事,办公室成员叫到家中,亲自撑勺烧几只小菜给大家吃,水平虽臭,也吃的大家乐呵呵。单位不尽气,他把自己的妻子先下岗了(一个单位的)让她提前退休回家,自己身边的人也首先精简,难得出差一次,想美美的撮一顿,他竟到他哥哥家去让他的哥哥给我们请客,搞的大家怪不好意思的。

好了,我也不是拍马屁,为他唱高调,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基层领导,党的普通干部,这样的普通常人看了就有点傻傻的感觉了。而且我写也是小事,但有时往往小事会得失人心。领导的小事就是老百姓的大事,这是报上哪个说的,我们的党也是从一针一线的壮大得民心才成为执政党的。

我所写的他不会看到,我的同事也不会看到,只是兴趣来了,瞎写写,因为我们党内确实也有这样的不用手段、只是拾了皮夹子的好干部存在。

编辑:潘佳伶   来源:东方党员社区  作者:东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