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黨員風采>>正文              簡繁轉換:[gb][打印]

至高無上的奉獻––護士於井子
align=center

這一次,在病房裡,身為普陀區人民醫院護士的於井子,沒有像往常一樣為病人忙碌著。她,靜靜地躺在病床上--捐獻自己的骨髓,為了千裡之外素昧平生的另一個生命。

生命,至高無上;

於井子的奉獻,讓一個生命得以重生。這樣的奉獻,至高無上!

100毫升骨髓造血干細胞,對另一個生命最無所保留的奉獻

貌似普通的保溫箱,綠色,貼著紅十字標簽,由上海"飛"到福州。裡面,裝的是於井子捐獻的100毫升骨髓造血干細胞,裝的是於井子這份至高無上的奉獻。

接受於井子這份奉獻的,是白血病患者原淑美,巧的是她與於井子一樣,也是一位白衣天使。裝著骨髓的保溫箱抵達福州原淑美的病房時,一直被死亡陰影吞噬著的原淑美,終於看到了生的希望。

希望的種子,是於井子4年前為她埋下的。

4年前,於井子偶然地從報紙上看到上海紅十字會號召社會關注中華骨髓庫,心裡一動。幾天後,沒有和任何人商量,也全然不曾猶豫捐獻是否會影響自己的健康,她獨自悄悄去了上海紅十字會,報名,驗血 成為一名骨髓捐贈志願者。

看似不假思索的舉動,背後有著於井子長久以來的思考與追求。

1992年,於井子從紡二護校畢業,分配到普陀區人民醫院護理部,開始她的護士生涯。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科室輪轉,她留在了六病區血液科。長期在血液科工作,她接觸了許多患白血病、再生障礙性貧血的病人。面對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逐漸凋亡,面對一張張被判死刑卻仍渴望生命的年輕臉龐,她陷入了沉思。

骨髓捐獻的號召,猛地照亮了她的思考,這不正是自己所能做到的對另一個生命最無所保留的幫助嗎?

"隻有捐獻骨髓纔是最直接的、最大限度地幫助血液病人"。於井子這"簡單"的動機和"輕率"的行動,為原淑美或其他任何一個需要幫助的生命,播種了生命的希望。

報名後,於井子焦急地期盼著,盼著早點配對成功,盼著早點能挽救另一個生命。

2002年6月,當她得知自己與一位外地患者初步配型成功時,她高興萬分。然而,這樣一件大事,她仍不願讓人知道。為了這位從未謀面的患者,她兩次換班去中心血站進一步化驗。其間,她照常工作、生活。這兩次化驗均告成功,她被通知參加體檢。當心中的夙願馬上就要實現時,難題出現了:體檢時間和上班時間撞車,而換班又遇困難。躊躇再三後,她隻能向護士長道出實情。

2002年6月27日,於井子在紅十字會的安排下住進了華山醫院血液科。黨委書記和院長親自護送至病房。面對鮮花和新聞媒體的鎂光燈,於井子顯得有些不安,一個勁地說:"請不要宣傳我,我的行為很普通。"她隻希望自己的捐獻能換回一個蓬勃的生命。

1600毫升熱血,7次捋起袖子無償捐獻

於井子的行動,真的普通嗎?

這需要一種對生命不染纖塵的熱愛,這更需要一種最無私的奉獻!更難能可貴的是,捐獻骨髓,這已非她的第一個驚人之舉了。

早在94年,她工作還未滿兩年,就開始加入無償獻血者隊伍。在第一次獻血時,當看著鮮血從自己體內汨汨地流出,她心中也有過短暫的不舍和害怕。但事後,性格堅強的她隻是輕描淡寫地說:除了針眼有輕微疼痛外,沒有覺出有何不適。有了這次獻血經歷,再根據平時自己看到的專業書刊上的介紹,她堅信獻血是一件利人又不損己的好事。有一次,她走進血站,主動要求獻血400cc,這一舉動出乎同事和血站工作人員意料。對著同事們各種各樣的目光,她心中久久難以平靜:"連醫務人員都不能正確對待獻血,何況普通人呢。"她決心以自己的行為改變大家的認識。從此,每逢醫院組織獻血,她都積極報名。有兩次,她逛街時路過流動采血車,立即捋袖而上 因為,長期在臨床第一線工作,她深切地感到生命的無常和可貴,她也深切地感受到那些即將枯萎的生命對生的渴望。

在生命的名義下,柔弱的於井子豪不吝惜,一次次地捋起衣袖,一次次地讓青春的熱血流經冰冷的針頭再流向病人干涸的血管 從第一次無償獻血至今,她共獻血7次,最短時間僅隔四個月。甚至,在流動采血車上獻完血,她總是匆匆回到自己的崗位。

11年護士生涯,青春和汗水的付出

於井子熱愛自己的崗位。

因此,她所慷慨付出著的,不僅僅是骨髓和鮮血,更是在護士崗位的那份盡職和愛心。

因此,她這份對生命至高無上的奉獻,有著11年青春的鋪墊與積累。

這,彌足珍貴。

捐獻骨髓半個月後,於井子回到普陀區人民醫院的護理崗位上。在眾人贊許的目光中,她平靜依舊。

在醫院裡,誰都知道六病區是全院最忙的病區之一,而在六病區內,誰都知道於井子是病區中最忙的護士,每天都可以看到她敏捷而又忙碌地穿梭著:衝補液、打點滴、巡病房、換藥水 她摘下口罩時面色通紅,雖然身材瘦小,但看上去相當健康。略帶羞澀的微笑和偶爾的沉默使她顯得非常樸實。

大家對她贊不絕口:

"早該宣傳於井子了,工作中,髒活、累活、難活她都搶著干,沒有比她努力的護士了!""中夜班護士臨時有事,總是她二話不說頂上去。""節假日、雙休日的班最難排,但於井子都搶著上。工作十年來,她還沒有過一個完整的節假日。""有些同志身體不適,她總是忙完自己的,再忙別人的。""無論在哪個病區,她都是護士長的寶貝。"而她,對大家的贊揚直接地就"轉移"到工作的認真扎實裡去了。

當市場經濟的大潮衝擊著每個人人生觀的時候,在於井子的人生字典裡,還沒有"計較"和"喫虧"二字。

一次,病區中收住了一位結核性腸炎的病人。長期的病痛折磨,使她變得脾氣暴躁,性格怪異。於井子一手攬下了護理她的難活。此間,自然少不了委屈和淚水,但她一直把微笑留在了臉上。有一天,當於井子為患者灌腸時,遭到了她的粗暴拒絕和無端謾罵。於井子一邊耐心地輕聲勸慰,一邊熟練地操作。但病人卻極不配合,濺了她一身糞水。對於一個年輕的女孩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難以忍受了,但她顧不上擦洗,繼續為患者灌腸。污穢的白大衣和高潔的心靈深深的感動了在場所有的病人和家屬。

一天,一位患絕癥的老人在彌留之際執意要回蘇北老家,傷心的家人不忍心違背老人的最後一個願望,隻能向護士長投去求助的目光。正當護士長左右為難時,於井子主動請纓護送老人。在近十個小時的顛簸中,於井子一步不離地陪伴在病人身旁,以一個白衣天使的責任感細心地觀察著老人生命體征的變化。直到病人安返家鄉後,她纔松了口氣。遊離在生死間,老人已無法表達他的心情,但可以想像,在那人間的最後一刻,老人一直沐浴著人間的溫情 平淡對待榮譽的於井子,就這樣把病人的苦樂放在心上,並一心一意地為病人奉獻著青春,11年不輟,11年無悔!

她工作的快樂,正來自病人的快樂;她生命的快樂,正來自其他生命的快樂。比如,當她從紅十字會聽到好消息:自己捐獻的骨髓造血干細胞在原淑美體內移植成功,並發揮作用;當她獲悉原淑美已康復出院時,於井子燦爛地笑了,懸在心頭的石頭落了地。

也許,於井子隻是一位平平凡凡的護士,過著自己平平實實的人生。

今年28歲的她,因為父母是知青,她從小就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生活鍛煉了她的堅強和獨立,她的身上全無女孩的嬌氣和"精明"。在家她代替父母承擔起了照顧老人的重擔:買米、購物、修電燈、掛窗簾,事無巨細。她給樓裡的老人們帶來了青年人的朝氣和熱情,成了外祖父母和鄰居眼中的"好孩子"。

生活中的於井子是勤奮積極的。盡管正值青春年少,她也有著同齡女孩都有的時尚喜好,但她更有著不甘安逸和平庸的。當別人為如何打發節假日而猶豫不決的時候,她早已排滿了她的課程表。幾年來,她利用工作之餘,自學完成了中文大專的學業。如今,她又開始了華師大本科的學習。

年輕的於井子,對生命有著成熟而莊嚴的思考,更有著堅定而執著的追求。無比鄭重地,她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在入黨申請書中,她真切地吐露心聲:"我是在黨的陽光雨露下成長起來的青年一代 我知道一名醫務人員所肩負的責任,我要刻苦學習,鑽研業務,在青年中起到先鋒模範作用 "

沒有豪言壯語,不曾轟轟烈烈,不經意間成為上海市向外地輸送骨髓造血干細胞獲得成功的第二人的於井子,卻因這種樸實無華而真正感人至深。100毫升的骨髓造血干細胞、1600毫升的熱血,和著11年來在護理崗位上的青春和汗水,正是當代白衣天使於井子平凡中的不凡,平實中的崇高。她用自己的人生重燃他人的生命之火--這樣的奉獻,至高無上!

編輯:任淵  來源:東方黨員社區  作者:普陀區人民醫院 供稿